【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888大奖娱乐平台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区百态

野岩的空间作者:野岩 [我的文集]
来源:888大奖娱乐平台 时间:2018-01-12 16:04 阅读:26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区的午间很是不平静,各种买卖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轮番上阵,颇为热闹,颇为不安生。

卖鲜奶酸奶的媳妇。

中午时分,一个穿着粉红棉衣的年轻媳妇骑着三轮电动车会准点出现在小区,进入大门口就开喊:“灌奶子,卖酸奶子”。声音尖而细且带着个长长的尾巴。总会绕着小区的单元门转上一圈,边走边叫,边卖边叫,叫声不急不慢,叫完一声稍作停息再次叫卖,声音不浑厚却很亲切,略显单薄却总能让人听到,亲切的叫卖声亲切的如同奶子酸奶是免费配送的,又在极力回避叫卖声对居民的打扰,让人总觉得该买她的奶子和酸奶,也觉得她的叫卖声该出现在小区里,不是那么的令人烦躁和生厌,倒向是老早就习惯了的声音。有时走完了小区的院子依旧碰不到买主,这时,她会绕着小区的单元楼门转上第二圈,仍旧不紧不慢的走着,不紧不慢的叫卖着,不时歪着脖颈回看着,生怕别人失去买她奶子和酸奶的机会,生怕她走远了想买她奶子和酸奶的大爷大妈下楼出门找不到她干着急责怪他。多绕一圈想给居民多一次买她奶子和酸奶的机会,想留给买主弥补的机会,尽可能的少留给买主些遗憾,多留下点如意。她在电动三轮车后托斗备了干净的玻璃瓶、塑料瓶和一次性的塑料杯碗,情愿买她奶子和酸奶的居民又顾不上爬楼到家里取来盛奶子和酸奶的居民,她便随即派上早已备好的玻璃瓶、塑料瓶和一次性的塑料杯碗的用场,免费提供,以作方便,不再另外收取费用。买主自然顺心顺意乐此不疲,还会惦着卖奶子和酸奶的商贩的好。见有买主,总是笑盈盈的搭讪问候,随即麻利的用漏斗或用勺子灌上买主所买的奶子或舀上买主所需的酸奶,打够买主所买的量之后,她又总是笑盈盈的给买主的瓶子或碗里多打上一勺量的奶子或是酸奶,然后打发买主满意的离开。偶也有楼上的居民不便下楼来买的时候,便从窗户探出脑袋喊一声买奶子一斤或者买酸奶二斤的,罢了报上楼层数和左手右手门的具体位置,她仍旧笑盈盈的风车般的应声把买主所买的奶子或酸奶按量送达买主家里,再笑盈盈的谢绝买主下得楼来。从不反感,也从不嫌麻烦,一次次的热情周到的上门服务总能给居民落下个好念想好名声。也巩固和延续着她的营生。
抬头低头的当儿,若没再听到“灌奶子,卖酸奶子”的声音,断定她是出了这个小区又到别的小区生意去了。

收废纸收废品烂铁的男人

突突突、哐啷啷的三轮摩托车开进小区,“收废纸收废品烂铁了”的粗壮、浑厚、威猛、尖扎的叫卖声悬空而起,覆盖整个小区的楼宇。叫声急促频繁,不停息,不客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似乎他是应约来拿废纸废品烂铁的,毫无妥协回旋的口气,不容犹豫,不容怠慢,不容拒绝,必须毫不保留的给他的架势。骑三轮摩托车的是一个五十开外的满脸胡茬的肤色粗糙黝黑的壮汉。大手大脚,头戴遮耳棉帽,两边遮耳的耳扇随风摇摆。车走的急,摩托声和后车斗里废纸板、废铁器摆动车帮撞击的声响混合成响亮刺耳的噪音,不经过单元楼门,径直走小区的大道,一溜烟的飞驰而过,才在自己的楼下,探头瞅瞅,不见车影,循声而去,早已驰过老远,绕到前楼背面,仅飘来急促、浑厚、威猛、尖扎、频繁的叫买声。他极速绕一圈,仅就一圈,不再逗留,不管有没有应声下楼的卖主,也不管收没收到废纸废品烂铁,更不理会有没有错过的商机,就喜欢嘎嘣脆的一锤子的买卖。走的干净利落,走的理直气壮,走的无怨无悔。
有一次,一大爷拿出厚厚的好几捆废纸废纸板子守候在单元门口预售,骑三轮摩托车的壮汉应声一脚踩下刹车停在门口和大爷议价,大爷嫌他给的价低不划算,他嫌大爷要的价高划不来,大爷正犹豫着再次和他议价,他不耐烦的挥挥手说:“你留下等着卖个好价吧!”头也不回的突突突、哐啷啷的骑着三轮摩托车消失了。又有一次,一位四十多岁的环卫工大姐从地下室提出平日收集的几麻袋废纸、饮料瓶堆放于单元门待售,骑三轮摩托车的壮汉停车后依旧粗声粗气的不耐烦的和大姐议价,大姐急着要出门去打扫街道卫生,没有足够多的闲暇和他相持,索性就依了他,按他给出的低价无奈的出售了。且壮汉还让大姐将过了斤秤的几麻袋略微沉重的废纸废品装了车才付给皱巴巴的几张零星的小额纸币和几个硬币。大姐还未来得及将废品卖回的钱装进衣兜里,壮汉一脚踩下发动机,突突突、哐啷啷的骑着三轮摩托车径直走了,仅留下一股股呛人的汽油烟味。

卖蜂蜜的外地人

“蜂蜜、卖蜂蜜”,卖蜂蜜的商贩又走进小区。卖蜂蜜的商贩是个高挑瘦削的外地男人,骑辆自行车,车后架两侧各挂一个十斤量的白色塑料桶。他的叫卖声温柔、圆润、亲切,在叫“蜂蜜”的时候,“蜂”字拖得较长些,压在唇边稍作停息才突出,“蜜”字叫的短而重,“卖”字也短,干脆,有爆发力。似有商量的口气,很是亲切温顺。整个叫卖声极像蜜蜂嗡--嗡、嗡嗡--嗡的悬空飞来飞去的寻找能采蜜的花。自行车骑得慢悠匀适,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唯恐错失商机。他这个人,精明的很,爱搭讪人。尽往人伙伙里钻,不管有没有买蜂蜜的人,见人就打招呼,见人就停住车子下来介绍推销蜂蜜,看到有人问及或关注蜂蜜,就迅速从后车架边取下塑料蜂蜜桶,拧开盖子倒出少许蜂蜜在桶盖里让着众人品尝,居民便围上来用指头试着品尝,用嘴咂咂沾了蜂蜜的指头,笑眯眯的说很甜,是纯蜂蜜,不掺假的。蜂蜜商贩便顺势推销,不停的和言细语的介绍蜂蜜的种类和好处及功效,不时从布袋里拿出早已备好的干净的一斤量的塑料瓶和玻璃瓶,用漏斗灌满蜂蜜极力给尝过蜂蜜的居民推销,居民不好推却拒绝,半推半就的带着笑脸会接过瓶装蜂蜜,并如数付了钱。原本不打算买蜂蜜的居民在蜂蜜商贩的温柔的策略下会束手就擒,买了人家的蜂蜜。蜂蜜商贩在小区会绕着每个单元楼门徒步反复叫卖,不时抬头看看有无探出窗户示意购买蜂蜜的居民,扫视过整座楼后确信着实没买主了才恋恋的离开,边走边回头,边走边叫卖,唯恐漏过一个买蜂蜜的主子而丢弃了自己的生意。偶尔也到小卖部或者小饭馆去叫卖,腿脚勤快,嘴很甜,甜的像抹了蜂蜜似的,走到哪里生意便做到哪里。从不失手,从不空手而归。

卖糕卷的妇人

渐进下午五点的光景,卖糕卷的来到了小区。是一个推着带斗的三轮踏步车的四十开外的妇女。个矮略胖,但“卖糕卷热糕卷哩”叫卖声却温柔、温和、低沉。轻轻淡淡、纯纯净净、稳稳当当的叫卖声,很是亲近,生怕叫大声吵着居民,让人易于接受。叫叫停停,停停叫叫,错落有致,不很烦人。招来买主,便一门心思打发主子,不再叫卖。糕和圈是现成的,也是现做现卖的,糕卷用塑料和棉被盖着,里面的温度不易散去。妇人做糕卷的动作娴熟麻利,买主还未站稳,糕卷就已做好,迅速装袋收钱打发主子。买主多了,她不一个一个的做好收钱打发,那样费工耽误时间。她总是数数买主麻利的做一阵糕卷,待够打发买主了再一次装好袋子逐个给了买主,然后逐个收钱走人,再铺好棉被,盖严实装满糕卷的瓷盆的四周,推动脚踏三轮车,边走边叫卖。声音依旧轻轻慢慢,和和气气的,她的这种细慢柔稳的叫卖声,仅证实有个卖糕卷的在小区里,居民可买可不买,没有刻意影响和强迫居民买糕卷的架势。推车绕过小区一圈便离开到别的小区去了,她得抓住饭点,饭点过了生意就不好做了。但她始终克制着自己的所为,尽量使自己的叫卖声让别人不觉得是噪音,不让别人觉得厌烦。她的身影一如他的叫卖声,轻轻的来去,不愿惊扰到小区的居民,惹他们生烦。

相关专题:小区 居民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区百态的感言